阿荼

夜静水寒鱼不食,满船空载月明归。

同年长的朋友散步,风很大,带她去了附近的顾宪成纪念馆避风,谈会天。和她走过与你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约会的小亭子,路过那些刻着幼稚文字的墙,已经破败不堪,忘记当年我们刻下了什么样的文字,不知道你现在过得如何,愿你不断前行,愿你越来越好。昏黄灯光投射在墙上的影子特别好看,树影婆娑,我把这一幕记录了下来。

在爷爷奶奶家吃完晚饭,在陪伴长大的踩了二十年的小巷口走出是一条窄窄的马路,白天经常有大体积运载货物的大卡车疾驰而过,路上早已是压地坑坑洼洼,一个人在空旷的马路散步,空气很凉,南方的空气比较潮,这个时候整条马路空荡荡,没有人烟,只有这家旧厂旁的小屋亮着昏黄的灯,在这条萧瑟的马路发着光,我觉得心里有些暖意,提前回家了,记录了黑暗中的这抹暖光

搬空的上铺投射下来的光,上铺的二师兄

真.稻田麻豆,看到时惊呆了,阿婆不知道哪搬来的🙊